台湾民主「倒退」了吗?回应天下杂誌《用钱买的台式民主》专题

leixue 装备制造 2020-01-10 阅读(931) 评论(90)

天下杂誌在最近的一期(652期,2018/7/18)封面「用钱买的台式民主」,八个大字怵目惊心。文案更重批:「有钱才能参选,造成金权世袭,华人世界唯一民主国家,为何民主倒退?」出动「民主倒退」如此重量级词彙,听起来事态严重。全文围绕着选举经费太高、竞选支出缺乏监理、政二代数量太多恐造成世袭等主题打转。

然而,纵观全文,我们好像没有看到,到底何谓「台式民主」?全文只字未提如何衡量民主的好坏?倒退又是相对何时哪种状况而言?更没有定义「台式」民主是什幺,如何有别于其他种(可能更好)的民主?而民主做为一种可以被用钱买卖的标的物,这个标的会是什幺?买卖如何进行?

太多好奇与疑问,读完全文却没有获得解答,反而是浮起了更大的困惑。台湾的民主真的有这幺不一样吗?真的是在倒退中吗?

你的台式民主,不是我的民主

确认双方对用词的定义是讨论的第一步,文中所述民主,与一般的认知有不小的差异。综观全文,前三篇谈选举经费及政二代的文章,提到「民主」一词所描述的多半为「政治生态」[1],主要指涉的是选举过程需要花钱。唯一出现类似定义的部分在第89页:「民主政治中所讲求的选贤与能」。后两篇谈乡镇市长现况时,使用「民主」的方式则比较接近一般政治学当中的概念,意指选举及政治参与[2]。

事实上,在一般政治学当中的讨论,民主政治当中,最基本的制度和程序定义其实是强调:民主代表的是人民可以当家作主,有权力去选出政府、并且参与政治过程。在最基本的制度性定义上来看,要符合民主政治的要件,必须要定期举办公平公正公开的选举,来决定中央政府的领导者以及民意代表;有些定义会进一步要求政治参与必须要是平等以及普及的。例如,政治学大师Robert Dahl定义民主政治必须要符合两大要件:公开竞争和包容性(政治平等和普遍性),愈是符合两大标準才愈能被称做「多元政体」。

以政治生态来代指民主并不是不行,然而,这样的定义会有很大的问题:政治生态缺乏明确的定义,以及可供参照的度量标準,因此,生态是好是坏、是对是错,都由作者坐地起价,这会让讨论无法聚焦。这个度量标準,并不一定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準则,但在讨论之前,至少要有一套标準,才能知道好坏多少如何衡量,例如可以讨论「台式」「很花钱」的政治生态、如何影响政治参与和平等原则,推论才会更明确。

天下专题的封面标题与内文大小标,将「台湾民主」直接等同于金钱、等同选举风气和政治生态恶化,不知情者大约会以为,民主的一人一票变成金钱上的一元一票,似乎花费都是不必要或罪恶的,这是一种偷换概念的写作方式。

台湾民主,进步还是倒退?Polity Score的衡量

台湾民主的表现如何?该怎幺衡量?美国智库The Center for Systemic Peace(CSP)的Polity Score,是政治学研究中很常使用的一组民主程度指标,在学术期刊当中也广被使用。Polity Score衡量三个面向:选举的竞争性与开放性、广泛政治参与、权力的制衡。分数範围从-10到10,-10到-6为独裁政体,-5到5为君主政体,6到10为民主政体,如果分数是10分,则为完全民主。

台湾的分数,自2004年起,一直是10分。

在以下的图表当中,我们将台湾与同为「第三波民主化」的15个国家比较。维基百科告诉我们:「第三波民主化的起点通常被认定是葡萄牙与西班牙在1973–1974年之间的政权转型,其中包括南欧的希腊、拉丁美洲的巴西与阿根廷、智利等,经过了亚洲的韩国六月民主运动与中华民国台湾省解严令,最后以东欧的波兰、匈牙利、捷克、斯洛伐克、保加利亚、阿尔巴尼亚、罗马尼亚和前苏联共和国与蒙古国的民主化为终点。」除了前苏联没有资料之外,大家可以在图上看到台湾(亮桃红色)与同时期步入民主的国家相比,Polity Score的爬升表现如何。

台湾民主「倒退」了吗?回应天下杂誌《用钱买的台式民主》专题
作者提供

台湾在Polity Score上面几次跃进,分别是:

1986–1987 解严1991–1992 终止动员戡乱/金马解除战地政务1995–1997 第一次总统直选

而2003–2004的提升,在CSP新闻稿中的理由为媒体与学术自由。

自由之家的政治权利与公民自由指标

另外一个常常被使用的民主指标是自由之家(Freedom House),他们每年出版《世界自由调查报告》,调查各国的政治权利和公民自由。在报告中,有两项主要的指标,政治权利(Political Rights)和公民自由(Civil Liberty),都是一个1-7的评分,与Polity Score相反,这两项指标的数字越低,表示公民所享有的政治权利和公民自由越高。

台湾民主「倒退」了吗?回应天下杂誌《用钱买的台式民主》专题
作者提供

从图中可以看到,台湾在政治权利指标方面较常有波动,不像Polity Score评估分数几乎是稳定上升、越来越好。近20年内,可以看到在2000及2001年,台湾的政治权利曾经达到最好的1分,在接下来的几年内又有波动,直到2009年才返回1分,直到现在。报告中解释,在政治权利评为1分的国家或区域,表示人民享有广泛的政治权利,包括自由公正的选举。当选人可以确实掌权、政党有足够的竞争、反对党在政治中扮演重要角色,且少数群体的权益也能在政治场域中被充分代表。政治权利2分的人民则享有稍微弱化的政治权利,可能的弱化原因来自贪污、政党未充分发挥制衡功能,以及有瑕疵的选举过程。

另一方面,在公民自由权利方面的表现,台湾曾在2003年达到最好的1分,在2008年回头变成2分,到2016年再度回到1分。报告中解释,公民自由1分的人民,享有广泛的公民自由,包括言论自由、集会游行、教育及宗教的自由。他们拥有稳健公正的司法及执法系统(包含独立的司法体系),可以进行自由的经济活动,人们(包含女性及弱势族群)拥有平等的机会。公民自由2分则可能在以下几个方向有些瑕疵:缺乏媒体独立性、工会活动受到限制、对弱势族群及女性的歧视等。

台湾民主「倒退」了吗?回应天下杂誌《用钱买的台式民主》专题
作者提供

前述政治权利和公民自由的1-7分,其实是一个等第的概念。在年度报告当中,每个国家都会有一个总分,满分为100。2018年的报告中,台湾的分数是93分。亚洲最高是日本96,台湾排在第二(另外,纽澳皆为98)。美国的自由权利分数持续下降,目前为86分(2018年报告内容可参考这篇)。为什幺要用等第,而不是直接拿分数来做排名呢?请参见这一篇菜市场文〈为什幺县市长排名不能反映真实〉。另外要补充的是,这些常用的指标,评比方式都是由评比的单位,邀请各国专家学者来进行,通常是由数位学者各自给分,去除极端值之后取平均。不同的评比方式都会有其限制存在(例如,学者专家们也不见得可以看到一个国家完整的民主实行状况,也无法避免主观成份存在)。

有了比较广为人们接受的指标之后,我们才可能去讨论民主政治的现况与挑战。每个人对民主政治的定义与认知不同,可能是很正常的事,想请教天下杂誌团队,既然认为台湾民主倒退,那就表示有高点。台湾的民主高点是什幺时候?那时的民主长什幺样子、哪些部分比现在更好?至少,也该先给出判断民主好坏的标準、举出过去曾达到的民主高点,才能来讨论是不是真的「倒退」了。

有一种烧钱,叫天下觉得你烧钱

专题的前两篇文章中,认为选举花的钱太多、政二代数量太多,然而,跟民主「倒退」一样的问题是,超过多少是多?多少的选举经费又是合理的金额?这些都无法在文中找到线索,所有的评价,都是作者自由心证,只是一味批评台湾选举「花太多钱」。要做出价值判断,却没有把标準或原则讲清楚,意图引导读者,实非一自诩理想与公信的媒体应有的作为。

除了评论毫无立基标準之外,各项数字也有夸大甚至矛盾之处,杂誌纸本第85页图表标题指「选议员,至少1500万元起跳」,网站数位互动图表以此为副标,文章中估算一次选战所有议员参选人的支出,也以1500万为单位,这数字仅来自公关公司经验谈,文中未提到第二资料来源或其他估计方式。而100页起的四位年轻人专访中,预估花费都在100-500万之谱,我手算杂誌纸本第 84、85 页图表所列项目,并依照年轻人专访中提到的开支项目估算,总花费大约在200万左右,明显与标题的「至少」1500万牴触。同一文章的数字,竟前后矛盾!

台湾民主「倒退」了吗?回应天下杂誌《用钱买的台式民主》专题

要谈民主政治好还是不好、前进还是倒退,首先必须要有一个清楚定义、最好也是大多数人接受的指标。选贤与能,当然是民主政治当中的理想「结果」,但事实上民主政治的核心制度设计,是政治平等以及政治参与。透过公平公正公开的选举、对政治职任的竞争,来决定政治权力的分配,并且确保权力不会被专断集中。

要让民主政治的运行更好,制度设计是其中非常重要的环节。恰巧,《经济学人》最近有一期(2018-7-14)封面故事为American democracy’s built-in bias,同为「民主」,经济学人使用的就是政治讨论上的定义,主题亦明确:美国选制在现今极化的选民样貌下会造成什幺偏误。

经济学人的立论基準是「好的选举制度,应该是一个可以準确反映选民偏好的制度」,而美国现行选制让乡村票比城市票更有影响力,这在过去美国两党支持者没有城乡差距时,尚不构成问题。但随着选民分布的极化,当共和党的支持者大多来自乡村,而民主党来自城市时,两党要赢得多数席次的机会,就不像从前那幺势均力敌。当制衡的力量减弱,议题的天平也会倾斜,走向极端。文章最后,经济学人提出了两种可能的选制改革方法,一种是採用排序投票制,让人们对候选人进行排序;一种是用複数选区制,即一区可以选出多位候选人。(关于选制,可参阅菜市场

这样的分析方式值得讚赏(先不管我们赞不赞同其结论以及制度选择的倡议):首先指明立场、定义理想目标,提出问题、概览现况及可能恶果,最后提出解方,并说明这些方法为何更接近目标。我期许台湾媒体在製作专题的时候,也能有这样的丰富观点与严谨定义。当然,民主政治并不只有「投票」这个制度设计,政治参与也不是只有投票这一个环节。民主政治在各方面的更加精进,是我们所有人必须关注的重要课题。


注解

  1. 「台湾的民主,俨然已经被金钱所绑架。」p.82
    「『台湾的民主政治最大问题,就是政治人物要有家族、背景和关係。』中山大学政治学研究所教授廖达琪反问:『关键在,没有钱,如何选?』」p.88
    「民主政治中所讲求的选贤与能,在今日渐渐成为『神话』,台湾为此付出多少看不见的代价?」p.89
    「『我们的民主走到了一个很扭曲的地步,』一位不愿具名的县市首长⋯⋯」p.99
    「他(牛煦庭)批评台湾是病态的民主,只奠基在人际关係之上」p.105
  2. 「(标题)乡镇长民选或官派?台湾民主的两难」p.112
    「然而台大政治系教授王业立认为,如果为了追求行政效率而废除选举、直接官派,台湾是开民主倒车。」p.113
    「『不要老从选举的角度看事情,选举不是民主政治唯一指标,⋯⋯』黄健庭说。」p.114
    「台湾民主站在十字路口,究竟最需要选风改革,还是行政革新?」p.114

※Polity Score网站上的原始Excel档、我转好的比较方便的tidy形式csv档案,还有转档跟画图的R Script都放在Github,请自取。心情好的话请不吝给我拍手与星星,感恩!敬请参考:资料新闻与视觉化专页─知了新闻Cicadata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tyc707.com/info_527.html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