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时报社论治水要先知水 花大钱不如换脑袋

leixue 装备制造 2019-12-03 阅读(136) 评论(73)

中国时报6日社论--治水要先知水 花大钱不如换脑袋,全文如下:

 近日,中央政府火力全开批评地方,编列的人均治水经费甚至「买不到一颗茶叶蛋」,治水预算低得让人「毛骨悚然」。中央此举固然揭开了地方要工程、轻治水的部分面纱,却也模糊了治水的全貌。

 政治分蓝绿、政治人物喷口水,老天爷可不管这一套,雨要下哪、就下哪,「水往低处流」才是唯一不变的真理,流不出去就淹水,绝对不分蓝绿,公平得很。

 如果不是中央财政拮据,实在没有办法再按照过去的手段编列治水预算,恐怕未必会大张旗鼓地和地方打这场口水战。但实际上,台湾过去完全从工程出发,力求「人定胜天」的治水思维,也早就到了不能不改的地步。

 面对全球暖化、极端气候的大环境,久旱、暴雨出现的频率一定会越来越高,过去传统以20年或50年洪水频率为基础的整治设计,也将越来越不足恃。这次台南新营最大时雨量达到100毫米,不仅远超过系统的设计,全球大概也没有几个排水系统能够承受。几可断言,未来只有不淹水的雨量,不会有不淹水的系统。

 大禹治水的故事,每个人都耳熟能详。治水问题複杂,原理却很简单。地势高的地方,靠重力排水,只要有适当的渠道,水就会顺势往低的地方走;至于地势低于海面的地方,就只能靠堤防、抽水机等外力,把水抽掉。

 以这次地方点名雨水下水道建设最不力的南投为例,因为地势高,雨水下水道不足或是不堪负荷时,水自然就会把马路当水道,往地势低的地方走,虽然会淹水,却不等同于会造成灾情。对南投而言,相较于淹水问题,土石流、治山防洪可能更急迫、棘手。至于低洼地区,问题则刚好相反,整个地区都在海平面以下,再多下水道建设也解决不了问题,只要水量超过抽水机的负荷,就非淹不可。

 都市与乡村的情况则又不同。近十几年来,学界不断提倡「海绵都市」的概念,要增加城市的透水率,让水除了经过排水系统水平流出之外,还能经公园、绿地、雨水井、透水係数高的铺面,垂直的被土地吸收,甚至挹注地下水。

 而沿海低洼的乡村的整治,就必须要上中下游整体解决,上游治山、森林保育,让更多的水能够被大自然留住;中下游的滞洪规画,降低瞬间到下游的水量,也让到下游的水多一个去处。

 最困难的是,如何改变低洼地区的土地利用方式,让问题不再继续恶化,但这方面往往涉及人民的财产、生计、土地情感等因素,还必须要有建立当地新经济型态等多方条件的配合,在选票压力下,几乎没有任何地方首长、民代愿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。于是就会出现水利署拿纳税人大笔的钱盖离岸堤,保护沿海的鱼塭,而农委会却继续漠视鱼塭抽地下水,维繫养殖户生计的荒谬景象。正如内政部长李鸿源所说,如果还是这样治水,再编6000亿都不够。

 台湾的河川短而急,水资源其实相当缺乏,但国人节水的观念却相当薄弱,汙水处理后可利用的「灰水」全部放流出海,国人生活中也从来没有「利用雨水」这回事。不亲水、不知水、不珍惜水资源、没有与水共生的概念,自然就不可能治好水。

 马总统以捷运和台北车站淹水,「不知不觉扮演了滞洪池的角色」,遭到强烈的批评。背后凸显的,马总统自己对治水的一知半解。一个好的滞洪设施,不能仅在洪水来时发生效用,更必须在平时对民众有益。其实只要政府修改相关法规,就可以要求新开发区域的透水率;也一样可以修改建筑法规,要求新建物必须增设雨水储存池及雨水管线,用作沖马桶、浇花之用,同时也减少洪水时系统的负荷,这远比政府编列预算更能立竿见影。

 至于低洼地区的整治,则必须要从国土规画出发,以都市计画变更、土地重划、区段徵收等手段,改变土地的利用,创造新的价值和生活型态。中央与地方必须要就个别计画清楚的分工,哪些困难的业务与沟通各该谁负责执行,并订定详细的时间表。

 虽然以目前民众视区段徵收如洪水猛兽的社会氛围,这势必是一条漫长崎岖的道路,但恐怕也是唯一可行的道路。至于传统花大钱做工程的作法,就大可不必了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tyc707.com/info_214.html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