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类对因果关係的依恋:从一只「迷信」鸽子谈起

leixue 申博酷玩 2020-01-05 阅读(607) 评论(59)

迷信的动物

行为主义大师史金纳(B. F. Skinner)曾经做了一个着名的实验:给笼子里的鸽子餵食,不管鸽子做了什幺,每隔15秒固定落下食物。经过一段时间之后,鸽子开始出现了各式各项的「迷信」行为:有一只鸽子形成了在箱子中逆时针转圈的条件反射;另一只反覆将头撞向箱子上方的一个角落;另外有一只只显现出一种上举反应,似乎把头放在一根看不见的桿下面并反覆抬起它;其他鸽子也都有着不同的怪异行为。 

接下来,史金纳找出一只鸽子,慢慢把餵食的间隔时间拉长到一分钟。结果那只鸽子表现得更为精力充沛,在这一分钟内,像是在表演一种舞蹈(有如「鸽子乞食舞」)。最后史金纳要消除这种行为,便不再餵食,使迷信的行为慢慢消退,到最后完全消失。然而,值得注意的是,这只跳舞的鸽子在完全消退之前反应超过了一万次。

这个实验有趣的地方,就在于动物跟人类的迷信行为本质上的相似性:所谓的迷信,就是相信一种无根据或根本不存在的规律,并根据这个规律行动。而动物的迷信行为不禁让我们猜测:也许迷信只是动物在演化过程中产生的一种机制?

迷信的演化

令人惊讶的是,从演化的角度,迷信反而是十分合理的行为,这是因为人类在面对巨大的未知时,譬如一个可能危及生命的威胁时,必须在不同种类的可能错误之间做出取捨:

    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假设威胁存在:这可能犯的错误是也许根本没有威胁。对于可能的威胁,再小心翼翼的求证:这可能犯的错误是,在求证时失去了最宝贵的反应时间。

对于物种而言,生存与繁衍是第一要务,而不是当一个严谨的科学家,所以发生(1)的错误无伤大雅(顶多就是虚惊一场),但是发生(2)的情况却很可能是致命的。所以在未知的情况之下,先过度相信才是合理的选择。

想像一下一个古代社会,已经长时间久旱无雨,碰巧有个人做宣称了一件事情,譬如跳了一段祈雨舞,结果几天之后果然下了一场及时雨。请问下次乾旱,大家要不要相信祈雨舞是有用的呢?当然要!我们或许会问:为什幺他们没有实验精神呢?为什幺不试试看不跳舞来求证呢?

    不跳舞可能造成的后果太严重,与跳舞却什幺都没发生的损失根本不成比例:要生存与繁衍,要的不是精确的找出因果关係,而是最大化生存的机率。下雨才是真正影响生存的决定因素,相比之下,跳了舞却没用的损失根本不值一提。如果以实验的心态,故意一次不跳,来观察可能发生的结果,这根本就是事后诸葛。我们须要考虑以下的情况:也许只要一次不跳,很可能从此失灵 (假设这人宣称天神因此动怒),既便之后就算跳再多次也没用。这时当然合理的行为是「宁可信其有」。
小样本的错觉

在《快思慢想》中,作者提出所谓的「小数法则」的认知偏差:人类经常对于小样本中偶然显现的规律,误认为是背后整体的规律分布。这是什幺意思呢?大家都知道在庙里掷筊,要掷出「圣筊」一正一反的机率是1/2,而「笑筊」和「怒筊」(两正或是两反)的机率也是1/2。现在我们用「圣」表示圣筊,用「无」表示笑筊或怒筊,假设出现以下的三种情况: 

    无无无圣圣圣无无无无无无圣无圣圣无圣

如果有人问你:这三种情况发生的机率一样吗?大部分人的直觉是「当然不可能」──但事实是,这三种情况发生的机率是一样的(因为圣筊跟非圣筊的机率都是1/2,而且每次丢都是独立事件,所以任何一个长度为六的序列机率都相同)。但既使知道,我们的内心还是很难接受,我们会觉得3才像是一个随机的结果,而2一定背后有某种未知的原因(例如不够虔诚之类的)。当小样本出现所谓的「规律」时,我们会倾向背后一定存在某种的因果关係,并积极地去寻找解释,既便小样本的规律在很多情况之下,只是随机的一种结果。

因果关係的依恋

除此之外,人对于某些特殊的事情发生,几乎都会认定必定有某种因果关係存在,想要找到事物发生背后的原因。例如在社会上极为成功的人,我们几乎都会认为是因为他们的某种人格特质,或是因为不懈的努力,导致最后巨大的成功,而一面倒的低估随机的运气在这些成功背后所佔的比重。

这是因为我们天生就希望能够得到对事物的「控制感」,如果可以假定每件事情的发生,都是有原因的,我们便可以藉由控制这些原因,获得人生的某种掌控权,让人生往更好的方向迈进,至少,也可以藉由观察这些原因,来趋吉避凶。而控制感的前提,就是认定所有的事物发生都是存在着某种因果关係的,即便这样的因果关係无法直接观察或是测量,也可以利用某种神秘的方法来影响、改变或是控制。

所以迷信,其实是我们对于因果关係的一种过度依恋,是对生活中无处不在的随机的一种漠视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tyc707.com/info_487.html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