邵立中观点》「小绿」还是「小白」?时代力量的哈姆雷特难题

leixue 申博酷玩 2019-09-02 阅读(373) 评论(13)

邵立中观点》「小绿」还是「小白」?时代力量的哈姆雷特难题

时代力量立委徐永明在该党的决策委员会中倡议自提总统候选人,竞逐2020总统大选,时力内部的路线之争与派系之争又出现了新的战场。

黄国昌自卸任党主席以来,便不断传出出走的风声,日前更亲口说出,时力若走上「小绿」的路线,他会「义无反顾地离开」。时力长久以来内部不和的问题,在2020总统与立委大选愈来愈逼近的时刻,也将进入摊牌的阶段。

时力一直很在意自己是不是被看作小绿,这当然与其崛起的历史背景有关。2016年的立委选举,民进党为了扩张版图,吸纳太阳花之后所出现的非传统绿营年轻选票,以及执政后增加政治侧翼的缓冲纵深,所以在多个立委选区压下党籍的参选人,礼让时代力量的选将。不过事与愿违,时力并不甘于扮演民进党的侧翼,在某些时力领导人的心中,可能一直有害怕成为第二个台联的阴影,所以时代力量与民进党的蜜月期很快就结束了。两党在这三年多来,争执愈来愈多,合作愈来愈困难,在去年的县市长与议员的选举中,议员席次已几乎完全是竞争的态势,甚至在台北市长一役,时力选择靠向两岸一家亲的柯文哲,在首都成了「小白」。如今,时代力量甚至出现自推总统候选人的主张,这项主张将如何改变时代力量与民进党的竞合关係,甚至如何影响这个年轻政党的未来发展,都值得继续观察。

对时代力量而言,提名自己的总统候选人当然是一步险棋,因为这代表着与民进党彻底决裂,完全摆脱「小绿」的标籤,包括立委选局也将失去合作的空间。然而,摆脱「小绿」标籤并不能解决时力的路线问题。如果不想当「小绿」,时力领导群要思考的是不想当「小」?还是不想当「绿」?如果是不想当「小」,那幺很抱歉,政治是现实的,目前时力的实力就是与民、国两党有一段距离,成长是无法跳跃的,短时间内时力很难摆脱第三大党的地位。如果要自推总统候选人,就必须思考能不能推出具有号召力的母鸡,拉抬小鸡的选情,以及有没有足以区隔市场的政治路线与论述,能够帮助壮大政党的实力?否则,贸然与民进党决裂,切割绿色选民的结果,真有利于时代力量的成长吗?

如果时力不想当「绿」,那更需要告诉选民,你们要走向甚幺方向?「绿」当然有很多诠释,它是民进党的代表色,但也更代表着自上个世纪末台湾本土化、民主化以来,台湾社会逐渐建构的民主自由、本土优先、人权保障、环境保护等基本价值,特别是在两岸议题上,「绿」代表着民主人权优于血统认同的一种价值,一种捍卫台湾主权的精神。时力当然可以质疑民进党执政之后不够「绿」,但是不是因此就要抛弃「绿」这个价值?如果抛弃这个价值,那幺又要拥抱甚幺价值?难道是已被柯文哲垄断话语权的「白色力量」吗?除了「两岸一家亲」之外,难道时力也认同「垃圾不分蓝绿」吗?难道时力也认同「国家主权意识都是屁话」吗?如果从「小绿」变成「小白」,时代力量势必会与柯文哲发生白色定义主导权的斗争,也必须对众多支持时代力量的绿色选民做交代。

如果时代力量只是不想做「小民进党」,那幺还是那句老话:成长无法跳跃。一个三岁多的幼儿,不会一夕之间变成二十岁。时代与民进党路线或政治板块有所重叠的问题,在李登辉执政的后期,民进党也曾经遭遇过。当时李登辉大量吸纳在野民进党的政见主张,让很多民进党人感到忧虑紧张,认为李登辉收割民进党打拼的成果,将使民进党沦为万年在野党。可是结果并不然,靠着各级议会民意代表的优秀表现,以及地方首长「绿色执政,品质保证」的务实政绩,还有不断演化论辩的政治论述,民进党最后终于将国民党取而代之,取得中央执政权。

「小绿」或「小白」之间的抉择,可能是时代力量「To be or not to be」的困惑,这个困惑可能不是时力可以立刻得到解答的议题。或许谨慎筛选自己的候选人,强化各级党团理性的问政表现,才是现阶段最需要做的事情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tyc707.com/info_40.html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