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健身课程 >《芋论》反智的台湾社会无法推动陪审制或参审制 >

《芋论》反智的台湾社会无法推动陪审制或参审制

2020-04-24

《芋论》反智的台湾社会无法推动陪审制或参审制

11 月 24 日的公民投票合併地方公职人员选举,明确见证台湾公民社会的不成熟,人民容易遭受特定团体、媒体的操弄,做出反智且违背常理的选择。在此同时,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员会正审查司法院推动的参审制、民间团体推动的陪审制,更应暂缓脚步,避免铸下不可挽回的大错。

确实,在蔡英文总统的就职演说中,司法改革所获得的掌声最热烈,显示人民高度期待司改。然而,台湾人民真的了解司改是该改什幺吗?

为什幺人民不满意司法?不可否认的是,过去数十年的司法存在不公平、不透明、政治办案、判决不符社会期待,甚至有一大部分是不满扁案的深绿支持者。因此,人民不满意司法,绝对不是台湾社会尚未採行陪审制。

而这些待改革的司法问题,许多来自司法过于专业,专业到与社会彻底脱节。这一方面会因为全民的司法素养不足,而受到媒体的恶意误导,对侦查程序、判决结果产生误解;另方面,司法人员也会因为拘泥于专业的法律见解,忽视社会的快速变迁,做出严重背离社会期待的判决结果。

《芋论》反智的台湾社会无法推动陪审制或参审制

要解决这样的弊病,最重要的是提升全民的法律素养,不要随媒体的恶意操弄所误导;例如虐童致死判 30 年,被报导为「轻判」,杀警判 8 年却是「重判」,完全就是随媒体的喜好去针砭,毫无事实、标準可言。其次就是要让司法人员走出象牙塔,在依法审判的前提下,也应体会社会的脉动,若有不当、枉法的判决,要能确实执行法官评鉴,惩处不适任的法官;而非让「适用法律之见解」成为脱节司法人员免死金牌。

其实就车祸肇事责任的釐清,也看得到司法人员的与时俱进;从以前的大车、非受害者负绝对肇事责任,演进到依路权之优先顺序,就是非常大的进步。但也不难看到,有些法官彻底脱节到,即使重案嫌犯已罪证确凿,仍坚守不判死刑的理念,俨然是嫌犯的辩护人,拚命帮嫌犯找理由,推翻前审的死刑判决,当然会引发社会譁然。

台湾是一个资讯不但即时又爆炸的社会,更流窜着假讯息。有看过「失控的陪审团」就知道,陪审员是非常容易受到操弄而翻转判决结果;在台湾这样的环境,更难以确实隔离陪审团。如果再加上基层劳工阶级为了工作,坚拒担任陪审员,最后陪审团的主要成员可能是公教人员、高阶白领等等,而造成特定阶层左右判决的现象。况且,判审团做出的判决结果,就是最终结果,就算是误判也没上诉空间,台湾社会能接受吗?

《芋论》反智的台湾社会无法推动陪审制或参审制

有人或许会说,那就採用参审制,不用陪审制。然而,在舆论民粹化的台湾,当进步势力已经定调陪审制才是进步的、公开的,那还有理性讨论参审制的空间吗?

所幸,民进党在历经地方公职人员选举与公民投票的震撼教育后,体会到民粹政治的可怕,决定暂缓修法。

台湾的司法有诸多弊病,当然要改革。但若不先从现有的制度去改良,就想彻底推翻现有的制度,引进毫无基础的全新制度,台湾社会恐怕就会翻天覆地。这类直接移植国外制度却在国内水土不服的前例太多了,台湾近几年不断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,真的要硬推陪审制或参审制?最好还是再想想。

相关新闻:

汰除恐龙法官? 陪审团协会倡民选法官制不满司法假改革 民间团体发起陪审游行国民法官制 司法院:法官可助民众表达判断

相关推荐